美国名校财报窥探:哈耶普斯麻凭什么能称霸?

2019-05-09 14:38:56
分类:院校资讯

原标题:美国名校财报窥探:哈耶普斯麻凭什么能称霸?

转载自棕榈大道本科申请

微信号:palmdrive_undergrad)

棕榈说:美国的私立名校大多资金雄厚,很多人用“富可敌国”来形容哈佛大学的钱多。因为聚集着大量的财富,使得这些学校能够吸引更多优质的教授资源、科研资源和生源,从而形成良性循环,不断扩大它们在学术界的影响力。

近日,全美高校经营管理者协会(NACUBO)根据美国大学2018财年发布的财报中捐款基金额度,发布了最有钱的大学排名:

这些大学也太有钱了吧

在这个表格中,我们发现:

所有学校的捐赠基金额度均有上涨

我们看到整张表格中,所有学校2018财年的基金总额相较前一年均有所上涨。最高的达到16.4%,最低的也有5.4%。这其实能够表现出美国这一整年的财政情况还是比较理想的。

德州大学系统的独特优势

想必哈佛有钱这件事大家已经不陌生了,但很多人会好奇为什么德州大学系统也这么有钱。

对此,棕榈君特地翻看了德州大学系统发布的2018年财报,发现在2018财年,学校最大的收入是来源于出售医院以及学校相关服务,净利润能有63亿美元。

德州拥有全球最大的医疗健康产业聚集地,德州大学还有全球最大的癌症治疗中心——安得森癌症中心(MD Anderson Cancer Center),该癌症中心连续几年被美国权威杂志评为美国最好的肿瘤医院。也因此而能够在医疗服务方面有如此巨大的收益。

排名越高的大学越有钱

大家能够看到上榜的几乎都是我们熟悉的学校,也是一般在综合排名中比较靠前的学校。像我们常说的“哈耶普斯麻”纷纷进入Top 10。那么为什么这样呢?

为什么这些名校会这么有钱?

想要了解这个问题,我们首先要了解美国大学的收入来源:

1. 捐赠基金(Endowment)

捐赠基金对于美国大学来说举足轻重,是大学维持其顶尖的教学研究水平,保持一贯的学术品质,以及提升学校规模和环境的重要资金来源。

这些基金来源于校友的捐赠和基金自身的投资回报。美国的大学还会把所持有的资金投资于股票、债券、地产等,以求回报支持大学的运营。

2. 研究经费(Sponsored support)

这是指大学的教授们所争取来的政府以及各私人机构的研究经费。其中政府给大学提供的研究经费就类似于中国政府财政拨款,不同是这部分款项是专门用于科研的。

3. 学生收入(Student Income)

这里主要是指学费、住宿费等获取的收入。

4. 校友捐赠(Gifts)

美国大学非常在意校友关系的维持,学生之间也非常看重作为校友的纽带。为了感谢学校的培养,也表示对学校的认可,很多学生会为学校捐款,少则几刀,多的可能会有上亿。

比如2018年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获得了Bloomberg(彭博社)创始人迈克尔·鲁本斯·布隆伯格捐赠的18亿美金。

了解了这几大收入来源之后,我们就能更清晰地来分析这些名校们的收入结构了。

下面,棕榈君就从哈佛、耶鲁、普林斯顿、斯坦福、麻省理工这几所学校发布的2018年财报,来分析美国的顶尖名校究竟为什么这么有钱。

哈佛大学

今年哈佛大学在任10余年的首位女校长Drew Gilpin Faust,结束了自己的任期。Faust在任期间,恰逢全球金融危机,她通过与政府打交道、拉募捐,依旧在哈佛校产大规模锁水的情况下,创下基金筹款超过70亿美元的纪录。

她还建立了财务委员会,在校园内建立了一致的预算方法,保证了大学各方面运营、慈善事业以及公共设施的完善和进一步发展。

在2018年,即使面对着严峻的经济形势、捐赠税收的上涨以及科研需求的增加,哈佛大学整体财政情况较为平稳,总体收入达到52亿美元,相比前一年增长了4%。其中捐赠占了大头,一共是18亿美元,相较前一个财年增长了2%。

上表表示了哈佛大学2018年各个学院的收入来源。其中,拉德克利夫学院运营上获得的捐赠占比最高达到85%。

拉德克利夫学院曾经是美国一所女子文理学院,于1999年整合进入哈佛大学,现在专门从事艺术、人文、科学和社会科学的研究,每年支持50个左右学术界的领军人物在这里进行深入的学术研究,很多哈佛大学的教授也在这一研究所挂职。

其次哈佛基金会支持占比高达70%的是哈佛大学的神学院,它是一所非教派的宗教和神学学院,教育学生在追求宗教学术研究的同时,也为宗教、政府和各种服务组织提供帮助。

我们发现这两个学院其实都是为哈佛大学研究做贡献的服务性部门,因此日常运营基本的收入来源为基金会的捐助。

此外,我们还可以看到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的收入中研究经费的占比最大,高达65%。该学院自成立以来在许多方面为美国乃至全球的公共卫生事业作出了基础性的突出贡献,也因而能够收获大量政府以及相关机构的资助。

此外,该学院曾经获得两次诺贝尔奖、五次麦克阿瑟奖、美国国家科学奖章等等多个奖项。

耶鲁大学

相比起哈佛大学,耶鲁大学校长Peter Salovey是著名心理学家,在2016年提出耶鲁的发展重点要放在人文、艺术及社科领域,于是不仅是在学校建筑还是校内相关领域和科研条件方面,近几年他都做出了不少的努力。

在2018年这一年中,耶鲁大学财政净资产达到了320亿美元,新增长了33亿美元,涨幅高达11.3%。虽然整体增长数额相较哈佛大学有一定差距,但是涨幅依然不可小觑。

耶鲁大学除了基金会的收入之外,还有一大收入来源是医疗服务的收入(Medical Service Income)。这一部分的收入主要来源于托管护理公司(35%)、BlueCross BlueShield保险公司(26%)、政府保险(20%)、公费医疗补助(9%)和商业保险及其他公司(10%)。

此外,2018年耶鲁医学院的医疗服务收入有约32%来源于耶鲁-纽黑文医院的收入,该医院是美国最大的多专业学术实践之一,也是康涅狄格州最大的学术实践机构。

耶鲁大学的医学院也为世界最大的医学研究及资助机构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提供不少的研究支持,也因此而获得了大量的政府资助。

普林斯顿大学

今年,普林斯顿大学内部的人员也出现了调整。10年来,一直担任普林斯大学财务副注意的Carolyn Ainslie离开,并前往比尔盖茨和梅琳达的基金会就职。

她在普林斯顿就职的10年里,为普林斯顿的财务做出了不少的贡献,也因为资金的增长,帮助更多的学生有了求学的机会,也为学校提供了更多的科研机会。

这十年里,学校的流动性、支出和资源的管理方式以及报告形式都进行了重大改进。在2016年,大学理事会也对学校未来的发展方向进行了战略调整。

这些新的变化,也都帮助普林斯顿在全球经济危机的影响下度过了一个又一个难关。

在2018财年,普林斯顿大学整体净资产达到274亿美元,相比2009年时的134亿美元增长了近105%。其中在2018财年收入达到20亿美元,总体的支出达到17亿美元。其中最主要的来源是投资收入,此外还有科研资助、学费收入等。

斯坦福大学

斯坦福大学是这几所里最年轻的一所,但是实力却不容小觑,能够在短时间跻身进入世界顶尖大学的范畴,并且获得诺贝尔奖人数排在全球前10,我们从它每年的财报中也能看出些端倪。

斯坦福大学的财报是这几所里最长、最详细的,长达100多页,棕榈君看到昏厥。

在财报中,斯坦福大学表示2018年也遇到了不少的困难比如湾区的房价持续上涨给招聘员工带了很大的挑战,也提升了斯坦福的运营成本,并且从2019年起也将通过新的税法来加大税收,同时新的项目和设施也在建设中,给今年以及明年的财政带来了不小的压力。

在2018财年,斯坦福大学净收入达到了4.72亿美元,净资产增加27亿美元,至年底总资产达到432亿美元。主要收入来源是科研经费的资助,占到整体收入的28%。

斯坦福大学在2018年的经费主要来源于SLAC National Accelerator Laboratory(国家加速器实验室,直属美国能源部)、The Department of 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 (DHHS,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可以见得斯坦福在能源和医疗方面的研究对美国发展有重要影响。

麻省理工学院

最后,麻省理工学院的财报非常简洁,也很直接地附上了近10年MIT的财务增长情况。在2018年,MIT的收入达到36亿,净资产达到215亿,相较前几年也是在持续增长的过程中。

MIT主要的收入来源则是林肯实验室的研究项目,在整体收入中占比达到27%。

MIT于1951年在麻省的列克星敦(Lexington)创建了林肯实验室。其前身是研制出雷达的辐射实验室。

该实验室是联邦政府投资的研究中心,其基本使命是把高科技应用到国家安全的危急问题上,研究范围包括空间监控、导弹防御、战场监控、空中交通管制等领域,是美国大学第一个大规模、跨学科、多功能的技术研究开发实验室。

从上面几个学校的收入来源,我们能够很明显地看出他们的强势在与能源、高科技和医疗方面,为美国政府提供的强有力的科研支撑。

这也证明了学校的发展脱离不开政府政策以及拨款的支持,据相关数据显示,美国政府每年在高等教育方面的投入占到国民生产总值的6%,而相比之下国内该项占比仅为4%。有了这样的投入,学校也就有了更多资本创造出影响世界的科研成果。

不仅如此,美国大学还做投资

其实,对于大学极大的开销来说,光依靠这些捐助和投资是远远不够的,因此很多大学会将大量的捐赠等收入进行整合,投入到市场中,获得收益,从而“养活”自己。

比如说斯坦福大学,就成立了一个Stanford Management Company (SMC)部门,设立CEO,汇报给学校董事会。

这个部门会将学校收集到的捐款不仅仅是投入到大学日常的运营中,还会投入到市场中做投资获得收益。

从前文斯坦福的收入来源表,我们就能看到,捐赠收入占到28%,投资收入排在第二,占到25%,相比起收到的学费来说,捐赠和投资所得简直是巨款。

斯坦福大学的投资范围包括公共股票、私人股票、绝对回报产品以及房地产等,基本上是属于平均分配的比例。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学校也有自己的管理基金并进行投资的部门,比如哈佛的Harvard Management Company和耶鲁的Yale Investments Office。

其中耶鲁大学的首席投资官大卫·斯文森(David F. Swensen),开创了 the Yale model(“耶鲁模式”)的多元投资方法,对各大高校的基金管理乃至华尔街都影响深远。在他的指导下,相对于其他大学平均11.6%的基金回报率,耶鲁的基金回报率在20年里高达16%以上。

据此,我们能够发现,通过合理利用捐赠款项以及资助款项,美国顶尖私立名校往往会从市场中获得收益,从而保证学校拥有更多的资本进行更深入、更具开创性的研究。

看到这里,很多人可能觉得大学应该是很纯洁的地方,捐款还被拿来做投资,是不是太商业化?

其实这些顶尖名校的基本开销,单凭学费的收入以及校友的捐赠真的很难满足这些学校维持现有水平的需求。即使是最有钱的哈佛大学,尽管2018年总体运营收入达到52亿美元,但这一年的总开销也有50亿美元,可以说是将将够。

所以我们不如说,美国大学这样的投资策略,正是美国顶尖大学在学术和政策上独立的体现。因为能够自己自足地运营、研究,学术得以更自由、开放地发展,也就为优秀教授和学生们创造了更好的条件,从而成就影响世界的科研成果。

这其实也是美国大学能够屹立于世界学术前列的重要原因之一。

美国大学不仅会“挣钱”,也会“花钱”

此外,棕榈君也通过翻看了几所顶尖大学发布的财报,发现这些名校几乎都把收入的一半甚至一半以上投入到了职工的薪资和福利上。

比如斯坦福大学给教职工的薪资和福利在整体的支出中占到61%。耶鲁的薪资占比即使仅有48%,但是还有16%的分类是教职员工的福利。

大约计算下,在2018财年里,耶鲁大学总共支出27亿美元,其中共有64%的钱花在了教职员工的薪资和福利上,也就是将近18亿美元。

大家可能对这一点没有什么概念,棕榈君也为此而翻找到了2015年北京大学财政收入和支出的决算表,帮助大家做一个对比。

北京大学在2015年共支出88亿人民币,其中经营支出为1588万人民币,再往下划分,涉及到教职工待遇的社会保障和就业支出为92.1万元,仅占总支出的0.01%。

如果加上没有包括在这一类目里的住房保障支出1.7亿,可能涉及到教职工待遇的支出在总支出中的占比也仅为35%左右。

所以美国大学是真的肯为教职员工花钱,他们不仅注重人才的培养,更是注重教职工团队的整体素质。

据调查显示,美国私立大学正教授的平均薪资为120,978美元/年,公立学校教授平均薪资为113,739美元/年。

而根据Niche网站统计,本文中提到的这几所大学给到教授的薪资都达到了20万以上,斯坦福大学教授薪资最高,为26万。

因为有了这些顶尖教授,能够引领学校的科研实力,从而打造学校声誉,吸引更多优质生源。

从财政看中美大学的区别

我们从前面美国大学会通过投资来获取更多的资金,以及“将钱用在刀刃”上的方式,其实就能看出美国大学能够屹立于世界领先地位的原因。

在社会条件和政策的影响下,他们不得不考虑自己“养活”自己,所以非常看重每一份钱的用途:

他们会努力维持校友关系,从而促进校友的捐款;也会找到合适的方法激发科研人员的创造力,为学校带来更好的声誉,也带来更优质教师和学生资源。

这样其实是一个良性循环,能够帮助这些顶尖的大学继续维护自己的声誉和地位。这对于中国大学来说,是一个很好的参考,这其中的差距也很值得教育者们深思。

但是这样自由的学术和财政政策并不是完美的。从前不久爆发的美国高校舞弊案中,我们也能窥见这样形势下美国大学面临的挑战:如何才能更好地保证录取公平。这也是美国教育者们当下一直在探讨的问题。

您可能还想看:

热门资讯 trending
×